beplay体育网页版

现代快报多媒体数字报刊平台

  南京下雪啦!扬州、无锡等地也不甘示弱,纷纷加入“晒雪景”大军。这么冷的天,空调、暖气、暖手宝都得安排上。而它们的前身——手炉、熏炉、汤婆子等,千百年来,每个冬天都温暖着人们的手脚。

  据说,手炉是在隋炀帝巡视江苏时被命名的;白居易不但写过众多名篇,还给手炉写过好几首诗词;苏轼给朋友写信,对汤婆子夸了又夸……

  小东西为铜制,内里放着火炭,拿在手里顿时暖意生来,正解当下江南水乡之湿冷。上还雕有龙凤图样,精致小巧,妙哉妙哉!叫作手炉再合适不过了。

  关于古代暖手宝的起源众说纷纭。有人说,它源于春秋时的楚国。因楚地潮湿,楚人将香草放入带孔的熏炉中焚烧散气,继而发明手炉。另一说法,隋炀帝就是“手炉起源”故事中的男主角。话说,隋朝时期,隋炀帝南巡,到了南都时正值寒冬,隋炀帝一时也有些吃不消南方冬天的“魔法攻击”。这时的南都县官叫许伍,机灵得很,他立马吩咐江都的铜作名匠速速制来一对龙凤铜手炉,加入火炭,献给隋炀帝取暖。炀帝用了大喜,称之为“手炉”。

  本人字乐天,目前长居苏州工作。入冬以来,天寒地冻,私感水雾皆可化冰,即便酌上几口小酒也解不了这冬寒。近日发现一好物,暖手小炉,甚是好用。作诗、念书、与友小聚都离不开这神奇小物,以下贴来几句,向大家推荐一二。

  曾经,与友杨君素通信,赠其一枚。当时好像是这样与他推荐:“送暖脚铜缶一枚,每夜热汤注满,塞其口,仍以布单衾裹之,可以达旦不冷。”不知他会否喜欢。

  本人是平江吴县人,过去冬天睡觉,犹如两脚踏霜,冷得彻夜难眠。幸而有了汤婆子相伴,脚暖得直出汗了,早晨日上三竿也还赖在床上,不想离开满是暖气的被窝。以下是本人为汤婆子所作七言绝句:

  本人苏州人士。昨日飘雪,躺于床榻之上,见窗外白茫一片,足间伴一汤婆,遂想起往日为汤婆子所作之文《汤媪(ǎo)传》,贴下一段节选,与大家共享:

  “媪为人有器量,能容物,其中无钩钜,而缄默不泄,非世俗长舌妇人比。性更恬淡,贵富家未尝有足迹,独喜孤寒士,有召即往,藜床纸帐,相与抵足寝,和气蔼然可掬。”

  文章先是创设了汤媪的传奇身世,说道“媪之先金姓,少昊之苗裔也。”“媪少遇为燧人氏之言者,授以水火相济之术,能吐故纳新,延年不死。”

  还根据汤婆子“独喜孤寒士,有召即往”的特点展开想象,写了她遇到广文先生、医治贵介公子、遇司马光而使之得封温国公的故事。

  以往,手炉多作书斋“对客常谈之具”,做工精美者更“雅称清赏”,“清斋焚香,炙手熏衣”才是其常规用法。本人今日发觉手炉又一用法,记于《随园食单》之中,即“盖碗装肉”的加热方法,把肉“放手炉上”,不一会儿便可温热,自觉算是巧用现成了。

  本人江苏仪征人,冬日天寒,不日前于江增处见“游山具”, 其收纳的诸般小器物中,就有一铜手炉,可藏于袖中取暖,甚为好用。本人将其记于《扬州画舫录》卷十二之中。

  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”这是李斗最大的人生心愿。想了,而且做了。“三至粤西,七游闽浙,一往楚豫,两上京师。”心愿达成,李斗回到扬州,用三十年的时间,把他熟悉的扬州生活场景、街谈琐事、风土人情、名胜古迹、名人轶事写成《扬州画舫录》十八卷。

  这小小手炉,长相精巧,冬日里拿在手里,坐在炕上暖意浓浓,倒也符合我这身份。若是凉了、灭了,倒也不打紧,拿着个小铜火箸儿拨拨手炉内的灰,便又暖了起来。

  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秋板貂鼠昭君套,围着攒珠勒子,穿着桃红撒花袄,石青刻丝灰鼠披风,大红洋绉银鼠皮裙,粉光脂艳,端端正正坐在那里,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。平儿站在炕沿边,捧着小小的一个填漆茶盘,盘内一个小盖钟。凤姐也不接茶,也不抬头,只管拨手炉内的灰,慢慢的问道:“怎么还不请进来?”

  我身子弱,这小手炉,冬天怕是离不了。只是没成想,这还能成点拨宝玉的物件。今日雪雁来送得倒巧,就是不知宝玉这石头疙瘩懂不懂罢了。

  红楼梦第八回回目对句为“探宝钗黛玉半含酸”,这回讲到宝玉要喝冷酒,薛姨妈劝他热热再喝,宝玉不肯,宝钗也来劝,他听了宝钗的话就不喝冷的了,黛玉醋意顿生。

  可巧黛玉的小丫鬟雪雁走来与黛玉送小手炉,黛玉因含笑问他:“谁叫你送来的?难为他费心,那里就冷死了我!”

  雪雁道:“紫鹃姐姐怕姑娘冷,使我送来的。”黛玉一面接了,抱在怀中,笑道:“也亏你倒听他的话。我平日和你说的,全当耳旁风;怎么他说了你就依,比圣旨还快些。”

  宝玉娇贵,此番来探,恐怠慢于他,屋里凉,进了房拿了手炉给他暖手,放了点梅花香饼,还能熏出点香气,包管宝玉喜欢,这小手炉在这冬天确有大用了。

  (袭人)一面说,一面将自己的坐褥拿了铺在一个杌上,宝玉坐了;用自己的脚炉垫了脚;向荷包内取出两个梅花香饼儿来,又将自己的手炉掀开焚上,仍盖好,放与宝玉怀内;然后将自己的茶杯斟了茶,送与宝玉。

上一篇:新闻排行

下一篇:没有了